Opera首度公布最新行动广告收益趋势
精彩推荐
Windows 经典小游戏回归 别有内情Windows 经典
曾经让人消磨不少时间的小游戏接龙(Solitaire)、踩地雷(Minesweeper)等,在每一版
Windows 键盘上从来没想过的隐藏功能!以前都白用了..
1.很多时候,需要暂时离开座位去做别的事情,如果对自己的电脑安全很重视,不妨按住windows键后,
Windows10Creators可能加入选择暂停更新、游戏
针对多数使用者感到困扰的 Windows 强制更新,之后在版号 Build 14997 的 Wind
Windows10Creators秋季版更新将加入防止游戏作
根据微软向开发者提供资料,确定 Windows 10 Creators 秋季版更新加入 名为 Tru
Windows10S吸果粉苹果APP软体WindowsSto
如 先前证实 未来 Office 等应用服务将藉由 Windows Store 下载,微软在 Bui
Windows10专业版将针对工作站机种加入极致效能运作模式
除了证实针对游戏玩家带来效能模式之外,微软稍早也确定将针对工作站等级 PC 使用需求加入名为「Ult
主页 > F点生活 >为什幺被美国收养的韩国孩子要回国? >

为什幺被美国收养的韩国孩子要回国?

发布时间:2020-06-15 22:01 访问次数:648

韩国,金泉市,Amy Mihyang Ginther和她的亲生母亲Park Jeong-hee。

劳拉(LauraKlunder)最近在她的左前臂内侧做了一个「K85-160」的新纹身,这个数字需要追溯到她的童年时代。当她只有9个月大的时候,她被亲生母亲遗弃在汉城的警察局里。警官将她送到了当地的霍尔特儿童收养机构(HoltChildren』s Services),在那里,她被标号为「K85-160」。

那是1985年前后,劳拉是那一个月被送进这所机构的第160个婴儿。不久后,这所机构将8800名婴儿送到国外去,劳拉也是其中之一。劳拉解释,左前臂的纹身表达着对收养制度的批评,「在一个制度化的社会里,我只是一个交易,一个数字」。

为什幺被美国收养的韩国孩子要回国?

在劳拉的左臂上,文着她被收养时的编号。

在过去60多年里,至少有20万韩国小孩被全世界15多个国家的不同家庭收养,尤以美国居多。这是史上最大的海外收养浪潮。

已到而立之年的劳拉有着一股傻气和自我贬低的倾向,「我是穿着LisaFrank(图案多彩鲜艳的服装品牌)t恤、带着眼镜的胖妞」,她回忆起自己的中学形象,摇摇头。许多男同学也经常嘲笑她,你的皮肤怎幺这幺脏?

劳拉在美国威斯康星州长大,2011年她回到韩国。《纽约时报》的记者琼斯(MaggieJones)在首尔弘大附近遇见了她,还有她的三个朋友,也是被美国收养的小孩。300到500名从美国、法国、丹麦等国家回来的韩国青年经常聚集在那一带,他们说一口不怎幺流利的韩语,也缺乏与这个国家相关的记忆。但现在他们选择回来,期待去感应这里的一切。

庞大的「婴儿出口业」:每天送出24个婴儿

1954年,美国俄勒冈州的贝莎和哈里?霍尔特在当地的一个礼堂里聆听了世界宣明会(WorldVision)的宣讲,主题是关于朝鲜战争孤儿的故事。当时,朝鲜半岛战争刚刚结束,韩国正从这场残酷的战争中恢复元气。「我们从未见过那幺瘦弱的胳膊和腿,」贝莎写道,她是一名护士,戴着一副圆框眼镜,「他们的小脸上满是渴望,希望能有人来照顾自己」。

当时的联邦法律禁止美国家庭从国外领养两名以上的孩子。但在1955年,俄勒冈州的两名参议员提出了《救济朝鲜战争孤儿法案》(Billfor Relief of Certain Korean War Orphans)。国会随后通过了这项法案。

在这之后,霍尔特夫妇收养了四个男孩和四个女孩,全美许多报纸都报道了霍尔特夫妇和他们收养的八个孩子的故事。很快,许多想做父母的夫妇都给霍尔特夫妇写信,称他们也想收养战争孤儿。一年内,这对夫妇在美国启动了霍尔特收养项目,之后他们又在韩国成立了收养机构,这是世界上第一个、也是迄今为止最大的国际收养机构。

20世纪50年代,大多数符合领养标準的孩子都是混血,他们被称为「大街上的尘土」。这些孩子的父亲都是美国和联合国士兵,其中一些孩子进了孤儿院,有的是失去了父母,有的是被抛弃了。战后的韩国社会依旧混乱,谁都不知道这些孩子的父母是否依然活着。一些母亲抛弃了她们的孩子,因为她们担心,如果养着混血的孩子,她们的家庭会被驱逐。

到了20世纪60-70年代,韩国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加快;离婚率和青少年怀孕率也随之上升。身为工人的贫穷的单身母亲苦苦挣扎,很少能得到政府的帮助。韩国在1970年代通过了《特别收养法》(SpecialAdoption Law),为收养创建了法律框架,同时还允许四家收养机构按收养流程办理收养事宜。

然而从一开始,问题就层出不穷。有时,收养文书可能是假的,孩子的奶奶或者姑妈可能未经孩子母亲允许,就把孩子抛弃(趁孩子母亲在工作的时候)。为了加快办理收养程序,收养机构的工作人员常常不会核实孩子的信息,比如孩子的健康状况、年龄或者孩子的母亲是否已经同意将孩子送养等。

收养机构的工作人员有时还会对这些女人说,如果她们自己养孩子就太自私了,这些孩子一旦被收养,会在美国健全而富有的家庭中长大。20世纪80年代,收养业务越做越大,韩国的收养机构从中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收入。政府也从中受益,每有一个孩子被送往国外,意味着国家要养的孩子就少了一个。

因为高效、稳定地将健康的婴儿送往海外收养,韩国得到了不少讚誉。然而,被收养的孩子数量之多也令人不安。平均每天,就有24个婴儿被从韩国送往海外,堪称庞大的「婴儿出口业」。

为什幺被美国收养的韩国孩子要回国?

Jane Jeong Trenka 和LukeMcQueen都被美国家庭收养。现在,他们住在韩国忠北省,图为他们和他们的女儿在一起。

被白人同学嘲笑:你的皮肤怎幺这幺脏

与此同时,美国人也在全世界範围内收养儿童。1990年,世界上只有7000名儿童被美国家庭收养;但到了2004年,人数则上升到23000人。被收养的这些儿童来自中国、俄罗斯、瓜地马拉、韩国、乌克兰、哥伦比亚、衣索比亚和几十个其他国家。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,约有10万名中国儿童被美国家庭收养。

记者琼斯就是美国的领养父母之一。在几次流产之后,她和政府收养了两个孩子,其中一个是从国内领养的,一个是从别国领养的。「我们之所以会从国内领养一个孩子,是因为我们想要一个新生儿,并且希望这次收养是公开收养」。「公开收养」意味着孩子出生的家庭和领养家庭可以保持联繫。

相关研究表明,公开收养的形式对被收养的孩子和他们的亲生父母更有益。相比之下,异国领养的孩子时常要面对文化差异和种族问题。

劳拉也是在那股收养浪潮中被送到美国的。在离开韩国之前,她被寄养在韩国当地一个家庭里。在那段时间,她学会拉大人的手,学会说「omma」(妈妈)以及简单的韩国话。但不久后,她就被送到威斯康星州,和领养她的家人住在密尔沃基的白人居住区。

上小学的时候,劳拉经常被一些男生嘲笑:「你的皮肤怎幺这幺脏呀?」「你是不是摔倒在泥地了呀?」「你看起来就像黝黑的芭比娃娃。」劳拉回忆,「我的养父母都很疼爱我,但是他们并不明白种族隔阂是如何深刻影响我的生活的。问起亲生父母的时候,养母会跟我说,他们很爱我,但是上帝另有安排」。

因为父母不能理解她的感受,她经常对他们发脾气。争执不下的时候,劳拉的养父会说,我不要这样的收养,把她送回去。

2000年前后,许多收养专家开始建议父母公开谈论收养的话题,承认种族差异,增强小孩子原本的文化认同,而不是去「同化」他们。许多父母报名参加「故乡之旅」,他们把小孩子送去韩国文化夏令营,小孩子聚集在明尼苏达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的树林里研究韩文,学跳韩国流行舞蹈,学习跆拳道。

劳拉的家人偶尔会和同样领养了韩国小孩的朋友吃饭,他们会一起参加在芝加哥举行的年度韩国养子晚餐。劳拉感到很矛盾,食物都很美味,那些穿着韩服跳舞的女孩也很漂亮,但她并没有觉得自己是韩国人。「他们告诉我,这是我的文化,但我想象不出自己穿那样的裙子,还把头髮盘成髻的样子」。

唐纳森收养研究所2009年在调查179名被收养者后发现,超过75%的人在童年时就把自己当成白人,或者想成为白人。大部分人遭受了种族歧视,包括来自老师的异样眼光。

为什幺被美国收养的韩国孩子要回国?

Benjamin Hauser在韩国大邱市的一个农场附近。5岁左右的时候,他曾经被寄养在这里。

回家的尴尬:不习惯桑拿浴室

2011年,在决定返回韩国之前,劳拉对要搬到一个没有朋友、没有工作、语言也陌生的城市居住,感到十分不安。但她最终辞掉工作,甩了男朋友(一个反种族主义的白人),带着一个大箱子(里面装着马尔克斯、索尔?阿林斯基的书,以及一本韩国收养回忆录),买了一张单程票,只身飞到韩国。

在首尔,劳拉住在一家两层楼高的招待所。这家招待所由当地牧师KimDo-hyun开办,专门为回国的被收养者提供简便的住宿。Kim鼓励他们去探索首尔,了解韩国,也鼓励他们思考整个收养制度。Kim在瑞士当牧师的时候,曾见证过一个被收养者的自杀,那个人在临死前留下了一张「我要去见我的生母」的字条。

刚开始回国那会,劳拉对韩国的生活感到些许不适。她结识了一群回国的被领养者,经常在一起吃饭和交流。她也不习惯去酒吧,想到要在一群陌生人面前唱K、要裸着身子和一群人呆在桑拿浴室里就觉得急促不安。

在劳拉回到韩国那年,首尔迎来数百名被收养者。韩国最大的收养机构「The Global Overseas Adoptees』Link」帮这些人找到语言学习班、翻译机构和社交活动,协助他们更好地在韩国生活。更重要的是,该机构还说服政府批准了F-4的领养签证,允许回乡的韩裔无限期地在韩国居住和工作。许多被收养者还在寻求双重国籍。

琼斯遇到劳拉的那天晚上,他们围坐在一桌吃饭,桌上摆着拌饭和豆腐煲,刚回国的一群韩裔青年喝着啤酒和烧酒。这群人都是韩国收养者团结协会(ASK)的成员,这个组织由几个被收养者(大部分是女性)在2004年成立,最开始讨论的议题是,为什幺韩国的单亲妈妈在弃婴之后承受巨大的压力,90%之后都没有结婚。

最近几年,包括ASK在内的一些机构呼吁通过立法,帮助减少流失海外的弃婴。他们的行动动摇了「国际收养」的概念,激励了许多被异国收养的人。

「用钱从其他国家、其他种族领养一个小孩是不正常的,我也觉得把小孩放在不同肤色、不同文化的环境里成长是不对的」,「我们的目标就是要让我们这类人消失」,ASK成员说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